首頁(yè) 中國改革論壇網(wǎng) 論壇網(wǎng)-專(zhuān)家觀(guān)點(diǎn) 專(zhuān)家綜合

劉偉:以新發(fā)展格局重塑我國經(jīng)濟新優(yōu)勢

時(shí)間:2020-09-27 16:03 來(lái)源:經(jīng)濟日報

摘要:如果城鄉之間、區域之間缺乏協(xié)調互動(dòng),城鄉間二元經(jīng)濟差異顯著(zhù),區域增長(cháng)極缺乏優(yōu)勢進(jìn)而對其他地區缺乏帶動(dòng)效應,那么無(wú)論是從供給側還是從需求側看,都難以形成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,更不可能具備形成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的發(fā)展能力。沒(méi)有競爭優(yōu)勢,根本不可能形成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的格局?,F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是貫徹新發(fā)展理念、根本轉變發(fā)展方式、推進(jìn)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迫切要求及實(shí)踐路徑,以暢通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為主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則是新的歷史條件下建設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的新方略,二者是有機統一的。

編者的話(huà) 推動(dòng)形成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(huán)相互促進(jìn)的新發(fā)展格局,是黨中央根據我國發(fā)展階段、環(huán)境、條件變化作出的戰略抉擇。圍繞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,我國將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更深層次改革,實(shí)行更高水平開(kāi)放。本報邀請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負責同志及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,闡述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這一戰略抉擇的背景條件、政策考慮以及實(shí)施方向。

今年以來(lái)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多次指出,要推動(dòng)形成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(huán)相互促進(jìn)的新發(fā)展格局。在最近召開(kāi)的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領(lǐng)域專(zhuān)家座談會(huì )上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再次強調要“以暢通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為主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”。我國已進(jìn)入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階段,站在發(fā)展的新起點(diǎn)上,如何以新發(fā)展格局重塑經(jīng)濟新優(yōu)勢、推動(dòng)新發(fā)展,是需要我們深入思考并回答的重大課題。

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由我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階段性特征決定

新發(fā)展格局,是根據我國發(fā)展階段、環(huán)境、條件變化提出來(lái)的。自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中國經(jīng)濟深度參與全球化進(jìn)程,依靠對外開(kāi)放、吸引外國投資和參與全球化貿易等方式迅速發(fā)展,并在短短幾十年的時(shí)間里就成為世界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、制造業(yè)第一大國。但是,這也使得我們對國內市場(chǎng)的開(kāi)發(fā)不足,造成經(jīng)濟結構、收入分配等方面的問(wèn)題,經(jīng)濟內在風(fēng)險加大,對外部市場(chǎng)的依賴(lài)也過(guò)大。

今年以來(lái),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,全球產(chǎn)業(yè)體系受到劇烈沖擊,國際間經(jīng)濟、金融與貿易流動(dòng)更是一度出現雙向中斷,地緣政治風(fēng)險上升。與此同時(shí),西方經(jīng)濟體潛在增長(cháng)率大幅下降,一些發(fā)達國家也通過(guò)本次疫情發(fā)現自身產(chǎn)業(yè)空洞化嚴重,開(kāi)始著(zhù)手重建本國制造業(yè),紛紛試圖將外遷海外的產(chǎn)業(yè)重新遷回國內。

所以,過(guò)去那種全球經(jīng)濟運行方式很難在當下繼續維持,原先中國經(jīng)濟“兩頭在外,大進(jìn)大出”的發(fā)展模式也難以持續。

就我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本身階段性特征而言,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進(jìn)入新常態(tài)之后的突出特征,就在于要素成本全面大幅上升,依靠要素成本低形成的國際競爭優(yōu)勢明顯減弱,要素稟賦發(fā)生深刻變化的同時(shí),新動(dòng)能和新優(yōu)勢仍在培育過(guò)程之中,在許多方面具有較強的不確定性。加之一些西方國家的限制和干擾,使得我們在國際大循環(huán)中面臨更多的風(fēng)險和困難,迫切需要一個(gè)能夠重塑我國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(yōu)勢的新格局。

回顧2008年爆發(fā)國際金融危機后一個(gè)時(shí)期的我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,客觀(guān)上已經(jīng)在向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體轉變,依靠出口拉動(dòng)經(jīng)濟的動(dòng)能明顯減弱,國內需求的貢獻率有7個(gè)年份超過(guò)100%。打通國內大循環(huán),促進(jìn)國內外循環(huán)協(xié)同發(fā)展,構建雙循環(huán)新格局,是大勢所趨。面對更多逆風(fēng)逆水的外部環(huán)境,我們要以主動(dòng)調整做好應對一系列新的風(fēng)險挑戰的準備。

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需要堅持的基本原則

總的來(lái)看,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要堅持五個(gè)基本原則。

一是構建供求不斷趨向均衡的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。首先是總量均衡。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一個(gè)重要特征,是宏觀(guān)上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波動(dòng)性低、周期性淡化、增長(cháng)穩定。這既能有效克服經(jīng)濟短缺,抑制嚴重的通貨膨脹,還可以有效緩解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防止經(jīng)濟衰退和就業(yè)問(wèn)題。其次是結構均衡。包括產(chǎn)業(yè)結構、區域結構、資源配置結構、國民收入分配結構等方面的均衡,尤其是在我國社會(huì )主要矛盾發(fā)生變化,發(fā)展的不平衡不充分成為矛盾主要方面的條件下,結構性均衡就更為重要。在總量和結構趨向均衡的基礎上,形成供給與需求之間的良性互動(dòng):一方面以需求牽引供給,真正形成適應市場(chǎng)需求的有效供給;另一方面以供給創(chuàng )造需求,真正以高質(zhì)量高效率的供給開(kāi)拓市場(chǎng)需求。

二是構建以科技創(chuàng )新為動(dòng)能推動(dòng)的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。增強經(jīng)濟競爭力的關(guān)鍵在于提升自主創(chuàng )新能力,不斷突破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,這既是形成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體的關(guān)鍵,也是擺脫西方國家“卡脖子”、提高國際競爭主動(dòng)權、促進(jìn)國內國際雙循環(huán)的關(guān)鍵。這就需要充分發(fā)揮我國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優(yōu)勢,打好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攻堅戰。在這一過(guò)程中,既要更好發(fā)揮政府頂層設計、統一布局、組織協(xié)調的作用,又要充分發(fā)揮企業(yè)在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中的主體作用;既要夯實(shí)基礎研究,又要加速科技成果向現實(shí)生產(chǎn)力轉化;既要大力提升自主創(chuàng )新能力,又要堅持開(kāi)放創(chuàng )新,加強國際科技交流合作。

三是構建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戰略方向的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。以供給側為戰略方向與以需求側為戰略方向的根本不同,就在于供給側改革直接影響生產(chǎn)者,而從需求側入手則直接影響消費者。提高效率和競爭力也好,提升自主創(chuàng )新能力也好,首要在于生產(chǎn)者,包括微觀(guān)上企業(yè)的競爭力、企業(yè)集合而成的產(chǎn)業(yè)組織狀況及產(chǎn)業(yè)結構的高級化、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體系的完備和協(xié)調性等。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所推動(dòng)的恰是增強企業(yè)競爭力、提升產(chǎn)業(yè)鏈水平、暢通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。而且,我國國民經(jīng)濟供給與需求之間存在總量和結構性失衡,首先是供給方面的問(wèn)題。所謂的不均衡,主要是供給側的結構性問(wèn)題;所謂的不充分,主要是供給水平,特別是質(zhì)量問(wèn)題。

四是構建以擴大內需為戰略基點(diǎn)的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。實(shí)現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,重點(diǎn)在于擴大內需,以擴大內需創(chuàng )造市場(chǎng)條件,形成戰略基點(diǎn)。我們具有擴大和釋放內需的基礎。從投資需求來(lái)說(shuō),我國仍處于新型工業(yè)化、信息化、城鎮化、農業(yè)現代化的加速發(fā)展時(shí)期,因而無(wú)論是基礎設施建設、固定資產(chǎn)投資,還是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投資及教育、健康等人力資本投資都有巨大的需求增長(cháng)潛力,關(guān)鍵在于形成有效的投融資機制,使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與更好發(fā)揮政府作用統一起來(lái)。從消費需求來(lái)說(shuō),我國擁有14億多人口,4億多中等收入群體,人均可支配收入多年來(lái)以高于GDP的增速在提升,擁有規模龐大的國內消費品零售市場(chǎng),并且消費需求的進(jìn)一步擴張仍具有很大潛力。關(guān)鍵要改善國民收入宏觀(guān)分配格局,提高政府、企業(yè)、居民、不同部門(mén)之間國民收入分配結構的合理性,保證持續提高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,在此基礎上切實(shí)縮小收入差距,擴大中等收入群體;要提高社會(huì )保障水平,完善社會(huì )保障體系,穩定人們的消費預期;要抑制房地產(chǎn)泡沫導致過(guò)高房?jì)r(jià)對居民消費的擠出效應,降低過(guò)高的子女教育成本和養老成本,等等。在擴大內需的基礎上,實(shí)現生產(chǎn)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費等國民經(jīng)濟各環(huán)節之間的暢通循環(huán)、相互促進(jìn)。

五是構建開(kāi)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(huán)。新發(fā)展格局不是封閉的國內循環(huán)。當前中國GDP占世界的比重為16%左右,中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對世界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貢獻率達到30%左右。早在2013年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首次提出“一帶一路”倡議時(shí),一個(gè)新的國內國際雙循環(huán)格局就已初見(jiàn)雛形。以中國為樞紐,中國與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之間形成了以進(jìn)口最終產(chǎn)品、出口中間產(chǎn)品和初級產(chǎn)品為特征的環(huán)流,同時(shí)中國與發(fā)展中國家之間形成了以進(jìn)口初級產(chǎn)品和原材料、出口最終產(chǎn)品為特征的環(huán)流。面臨疫情沖擊后一系列新的變化,構建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體,同時(shí)促進(jìn)開(kāi)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(huán),必須以“一帶一路”為重要支撐。“一帶一路”沿線(xiàn)國家經(jīng)濟互補性強,與以往國際產(chǎn)業(yè)轉移不同。以往是由發(fā)達國家主導向發(fā)展中國家轉移,形成發(fā)達國家主導并占據高端的全球價(jià)值鏈,轉移過(guò)程本身也是發(fā)展差距拉大的過(guò)程;“一帶一路”建設則是由作為發(fā)展中國家的我國倡議推動(dòng),共商共建共享,打造政治互信、經(jīng)濟融合、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、責任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,進(jìn)而構建新型互利互惠的國際循環(huán)體系,實(shí)現中國與國際經(jīng)濟雙循環(huán)的優(yōu)勢互補。

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與建設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有機統一

從本質(zhì)上來(lái)說(shuō),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體現新發(fā)展理念,是新時(shí)代改革、發(fā)展、開(kāi)放的有機統一,是由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活動(dòng)的各個(gè)環(huán)節、各個(gè)層面、各個(gè)領(lǐng)域的相互關(guān)系和內在聯(lián)系構成的一個(gè)有機整體。這種本質(zhì)特征,也恰恰是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體,國內國際雙循環(huán)相互促進(jìn)的新發(fā)展格局的根本要求。

概括講,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的內涵主要包括七個(gè)方面:

一是建設創(chuàng )新引領(lǐng)、協(xié)同發(fā)展的產(chǎn)業(yè)體系。新發(fā)展格局最堅實(shí)的基礎在于完備的產(chǎn)業(yè)體系,最需要解決的是產(chǎn)業(yè)體系和產(chǎn)業(yè)鏈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、環(huán)節的技術(shù)缺失。為此,要依托我國超大規模市場(chǎng)和完備產(chǎn)業(yè)體系,創(chuàng )造有利于新技術(shù)快速大規模應用和迭代升級的獨特優(yōu)勢,加速科技成果向現實(shí)生產(chǎn)力轉化,提升產(chǎn)業(yè)鏈水平,維護產(chǎn)業(yè)鏈安全。

二是建設統一開(kāi)放、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(chǎng)體系。能否實(shí)現資源配置和流動(dòng)上的暢通,取決于市場(chǎng)化的水平。如果缺乏統一開(kāi)放、競爭有序的市場(chǎng)體系,部門(mén)之間、地區之間、城鄉之間相互割裂,就不可能形成國內大循環(huán);如果與國際經(jīng)濟對接中缺乏以市場(chǎng)機制為基礎的開(kāi)放,就不可能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(huán)。必須拿出更大的勇氣、更多的舉措,破除深層次的體制機制障礙,以深化改革激發(fā)新發(fā)展活力,打造市場(chǎng)化、法治化、國際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。

三是建設體現效率、促進(jìn)公平的收入分配體系。暢通的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,體現在生產(chǎn)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費各個(gè)環(huán)節的相互協(xié)調和有機統一。脫離有效、公平的收入分配體系,既會(huì )嚴重抑制和扭曲消費,又會(huì )嚴重削弱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動(dòng)力,不可能形成國內大循環(huán)。

四是建設彰顯優(yōu)勢、協(xié)調互動(dòng)的城鄉區域發(fā)展體系。如果城鄉之間、區域之間缺乏協(xié)調互動(dòng),城鄉間二元經(jīng)濟差異顯著(zhù),區域增長(cháng)極缺乏優(yōu)勢進(jìn)而對其他地區缺乏帶動(dòng)效應,那么無(wú)論是從供給側還是從需求側看,都難以形成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,更不可能具備形成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的發(fā)展能力。

五是建設資源節約、環(huán)境友好的綠色發(fā)展體系。脫離綠色發(fā)展體系,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便不可持續,而國民經(jīng)濟暢通循環(huán)本身就要求可持續發(fā)展,否則便不可能形成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。

六是建設多元平衡、安全有效的全面開(kāi)放體系。沒(méi)有開(kāi)放,根本不可能形成雙循環(huán);沒(méi)有競爭優(yōu)勢,根本不可能形成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的格局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我們要全面提高對外開(kāi)放水平,建設更高水平開(kāi)放型經(jīng)濟新體制,形成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(yōu)勢。”我們既要積極開(kāi)展合作,形成全方位、多層次、多元化的開(kāi)放合作,同時(shí)還要認識到,越開(kāi)放越要重視安全,越要統籌好發(fā)展和安全,著(zhù)力增強自身競爭能力、開(kāi)放監管能力、風(fēng)險防控能力。

七是要建設充分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作用、更好發(fā)揮政府作用的經(jīng)濟體制,實(shí)現市場(chǎng)機制有效、微觀(guān)主體有活力、宏觀(guān)調控有度。這就要堅持和完善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經(jīng)濟制度,協(xié)調政府與市場(chǎng)的關(guān)系,脫離這種制度基礎,國民經(jīng)濟的微觀(guān)主體活力和宏觀(guān)調控能力都難以保證,經(jīng)濟運行不可能暢通。

總之,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建設的這七個(gè)方面是統一整體,需要一體建設、一體推進(jìn)?,F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是貫徹新發(fā)展理念、根本轉變發(fā)展方式、推進(jìn)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迫切要求及實(shí)踐路徑,以暢通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為主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則是新的歷史條件下建設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的新方略,二者是有機統一的。

(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、中國人民大學(xué)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研究院理事長(cháng))

首頁(yè)
相關(guān)
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