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中國改革論壇網(wǎng) 論壇網(wǎng)-專(zhuān)家觀(guān)點(diǎn) 遲福林

遲福林:釋紅利、添活力,共建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

時(shí)間:2024-05-20 17:26 來(lái)源:光明日報

  【特別關(guān)注】 

  《區域全面經(jīng)濟伙伴關(guān)系協(xié)定》(RCEP)正式實(shí)施兩年多來(lái),初步形成了共享紅利、共促發(fā)展的區域合作新局面。面對全球經(jīng)濟加速分化、需求萎縮、增長(cháng)乏力的嚴峻挑戰,共建高水平的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,不僅將為區域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帶來(lái)重要動(dòng)力,也將為不確定性明顯加大的全球經(jīng)濟注入重要的確定性。

充分釋放貿易投資紅利,共建充滿(mǎn)活力的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

  兩年來(lái),RCEP區域貿易投資明顯增長(cháng),進(jìn)一步促進(jìn)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融合,推動(dòng)了區域經(jīng)濟一體化進(jìn)程。未來(lái)5年至10年,RCEP將持續促進(jìn)區域內貨物、服務(wù)、技術(shù)、資本等要素更大范圍的自由流動(dòng),釋放更大的市場(chǎng)活力;將推動(dòng)區域內市場(chǎng)規則、市場(chǎng)標準、市場(chǎng)監管等方面的統一協(xié)調,推動(dòng)形成更高水平的區域大市場(chǎng)。

  首先,充分釋放RCEP貿易投資紅利,為區域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增添活力。過(guò)去幾年,受貿易保護主義、地緣政治緊張態(tài)勢及新冠疫情的沖擊,全球經(jīng)濟下行壓力加大。在這個(gè)特定背景下,RCEP正式生效,推動(dòng)以貿易投資為重點(diǎn)的區域經(jīng)濟活力呈不斷增強態(tài)勢,兩年來(lái)RCEP紅利釋放突出表現在區域貿易與投資的較快增長(cháng)。

  一是RCEP帶動(dòng)區域貿易增長(cháng)。2022年,15個(gè)成員的區域內貿易總額均明顯增長(cháng),其中10個(gè)成員實(shí)現兩位數以上增長(cháng),且對東盟國家貿易增長(cháng)效應大于RCEP其他國家。二是RCEP促進(jìn)區域內投資增長(cháng)。2022年,15個(gè)成員吸引外國直接投資同比增長(cháng)13.9%,對外直接投資同比增長(cháng)21.7%。三是RCEP促進(jìn)區域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進(jìn)一步融合。2023年,RCEP區域內中間品貿易額占比約66%,比2021年提升約1.5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

  未來(lái)幾年,RCEP將釋放更大的貿易投資增長(cháng)潛力。美國彼得森國際經(jīng)濟研究所研究指出,到2030年,RCEP有望帶動(dòng)成員出口凈增加5190億美元。中國商務(wù)部國際貿易經(jīng)濟合作研究院預測,到2035年,RCEP將使區域投資累計增長(cháng)1.47%。

  其次,促進(jìn)欠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融入區域大市場(chǎng),成為RCEP紅利釋放的突出特點(diǎn)。發(fā)展是RCEP成員的核心利益和訴求。RCEP促進(jìn)欠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更加便利、安全地參與區域大市場(chǎng),促進(jìn)其經(jīng)濟競爭力逐步提升,為區域大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注入活力。2022年,老撾和緬甸的區域內貿易額分別同比增長(cháng)28.13%和13.68%,帶動(dòng)當年本國GDP分別增長(cháng)2.7%和3.8%;2023年,柬埔寨對RCEP其他成員出口增長(cháng)28.8%。有分析預計,到2035年,RCEP將使得柬埔寨出口增幅達30.82%,老撾、緬甸等成員的出口增幅也都在10%以上。

  最后,中國-東盟貿易投資較快增長(cháng),成為共建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的最大亮點(diǎn)。東盟是RCEP的主體,中國始終是RCEP的重要推動(dòng)者。從貿易角度看,2023年中國與東盟貿易額較2021年RCEP生效前增長(cháng)4.9%,高于RCEP區域內貿易增速;中國與東盟中間品貿易占雙邊貿易總額的64.4%。從投資角度看,2022年中國對東盟的投資存量達到1546.6億美元的新峰值,其中制造業(yè)投資占比32%。東盟已連續四年成為中國最大貿易伙伴。隨著(zhù)RCEP紅利持續釋放,中國-東盟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進(jìn)一步融合,將加快推動(dòng)區域經(jīng)濟一體化進(jìn)程。

加快提升RCEP規則利用率,共建全球最大的區域大市場(chǎng)

  客觀(guān)看,由于實(shí)施時(shí)間較短、企業(yè)知曉率不高等原因,部分成員RCEP規則利用率還偏低。加快提升規則利用水平,將進(jìn)一步增強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的活力。

  提升原產(chǎn)地規則利用率,全面釋放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紅利。原產(chǎn)地規則利用率是衡量RCEP紅利釋放程度的重要指標。世界銀行的一項研究指出,RCEP統一原產(chǎn)地累積規則的突破,使關(guān)稅減讓對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拉動(dòng)效應提升1倍以上。當前,原產(chǎn)地規則利用率總體偏低,成為RCEP紅利釋放的突出掣肘。例如,有研究指出,中國企業(yè)RCEP原產(chǎn)地規則利用率不到5%,泰國、越南、馬來(lái)西亞等東盟國家企業(yè)出口的RCEP原產(chǎn)地規則利用率分別僅為1.9%、0.67%、0.07%。初步估算,在現有貿易規?;A上,若中國對RCEP原產(chǎn)地規則利用率提升到韓國對日本的出口水平,享惠出口貨值將超過(guò)目前的10倍以上。大幅提升RCEP原產(chǎn)地規則利用率,促進(jìn)中日韓與東盟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融合發(fā)展,將推動(dòng)東盟產(chǎn)業(yè)體系完善與升級。由此,可以形成RCEP區域更加穩定安全的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新格局。

  提升中國-東盟的規則利用率,釋放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的增長(cháng)活力。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測算,2023年至2029年,中國與東盟對RCEP區域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貢獻率將達到84%,對全球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貢獻率將達到30%以上。未來(lái)5年至10年是東盟經(jīng)濟較快增長(cháng)期,也是中國經(jīng)濟結構轉型升級的重要時(shí)期。充分釋放中國與東盟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潛力,需要攜手提升以企業(yè)為主體的RCEP規則利用率;需要合力消除非關(guān)稅壁壘,縮短關(guān)稅減讓過(guò)渡期;需要合作開(kāi)展RCEP規則的推廣運用等。

  全面實(shí)行貿易與投資自由化便利化,釋放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的增長(cháng)潛力。RCEP巨大的市場(chǎng)規模與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制度安排相疊加,將持久釋放巨大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動(dòng)能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,2023年至2029年,RCEP區域的GDP將增長(cháng)10.9萬(wàn)億美元,分別約是美國、歐盟GDP同期增量的1.4倍、2.6倍。在全球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面臨“失去十年”的挑戰下,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增長(cháng)潛力的釋放將為世界經(jīng)濟帶來(lái)重大利好。

  當前,迎合某些大國“脫鉤斷鏈”和排他性“小圈子”的做法,無(wú)疑將增大區域經(jīng)貿合作的成本,抑制區域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潛力的釋放。從RCEP正式實(shí)施的效應看,區域大市場(chǎng)能夠帶來(lái)遠大于排他性“小圈子”所提供的發(fā)展紅利,所展現出的凝聚力遠勝于“脫鉤斷鏈”的撕裂力。例如,2022年日本在RCEP項下的享惠進(jìn)口額相當于其在《全面與進(jìn)步跨太平洋伙伴關(guān)系協(xié)定》(CPTPP)、日歐自貿協(xié)定、日美自貿協(xié)定下享惠額的總和,RCEP成為日本進(jìn)口享惠額最大的自貿協(xié)定。

加快推動(dòng)升級擴容,共建高水平的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

  著(zhù)眼未來(lái),超越傳統自貿協(xié)定,共建以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價(jià)值鏈融合為基礎、以規則標準對接為依托、以人文交流為保障的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,是加快推動(dòng)區域經(jīng)濟一體化、共建高水平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的戰略選擇。

  共建區域大市場(chǎng),推進(jìn)RCEP規則提質(zhì)升級。有研究表明,RCEP可促進(jìn)成員經(jīng)濟年均增長(cháng)2%,CPTPP可促進(jìn)年均增長(cháng)1%左右,兩者融合將促進(jìn)成員年均GDP增長(cháng)3.4%。合力建設全球最具活力的增長(cháng)中心,需要加快推動(dòng)RCEP規則提質(zhì)升級。例如,推動(dòng)RCEP原產(chǎn)地規則由“部分累積”向“完全累積”升級;實(shí)現由“國別關(guān)稅減讓”向“統一關(guān)稅減讓”過(guò)渡;以部分成員服務(wù)貿易負面清單審議為契機,協(xié)商縮短投資負面清單限制措施,推進(jìn)農業(yè)、制造業(yè)等成熟領(lǐng)域更高水平的開(kāi)放;在監管一致性、國有企業(yè)與指定壟斷、政府采購、電子商務(wù)、綠色發(fā)展等領(lǐng)域探索更高水平的開(kāi)放標準,等等。

  中國推進(jìn)高水平開(kāi)放,為共建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注入重要動(dòng)力。面對“脫鉤斷鏈”、單邊制裁等干擾,中國堅定以高水平開(kāi)放參與全球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,堅定以高水平開(kāi)放維護自由貿易進(jìn)程。2023年前11個(gè)月,中國對RCEP成員的中間品出口比2021年同期增長(cháng)17.4%,且連續12年位居全球中間品出口第一大國。未來(lái)10年至15年,中國在消費結構、產(chǎn)業(yè)結構、城鄉結構、貿易結構等領(lǐng)域的經(jīng)濟結構轉型蘊藏著(zhù)巨大的市場(chǎng)空間,將為促進(jìn)RCEP區域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、共建高水平的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注入重要動(dòng)力。

  海南自由貿易港地處RCEP中心,且具有高水平開(kāi)放政策與制度優(yōu)勢,有條件成為中國制度型開(kāi)放新前沿,有條件成為中國-東盟自由貿易的重要基地,有條件成為中國連接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的重要樞紐。

  共建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,需要各方把握大勢、排除干擾、堅定信心,需要充分發(fā)揮區域內媒體智庫作用,合力搭建RCEP智力支持平臺、規則宣介平臺、能力提升平臺、合作成果推廣平臺等,為推進(jìn)RCEP進(jìn)程、共建RCEP區域大市場(chǎng)發(fā)揮積極作用。

  [作者:遲福林,系海南省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,中國(海南)改革發(fā)展研究院院長(cháng)]

首頁(yè)
相關(guān)
頂部